榕城春色

 最文   2019-01-06 21:47   993 views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又是一年烟雨蒙蒙,又是一年桃红柳绿。在榕城,那烟花三月的雨是让人满心欢喜,还是又添忧愁我也不晓得。我只知道这儿的春天是个多雨的季节。春雨是 那么多情,也是那么寻常不过。朋友曾调侃说: “榕城今年只下了两次雨,一次下了29天,一次下了30天。”虽然有些夸张,但足以说明春天的榕城是个雨的世界。小雨、中雨交织着,像初恋的情人缠 绵的没完没了。又像扯不完的银线,丝丝缕缕从早到晚忙个不停。若赶上返潮的天气,即使出了太阳,也到处是湿漉漉的。墙壁的瓷砖滴水珠,这也是我到了南方才 知道的事。别说洗完的衣服自然干有多困难,就连那本来是干干的被子,也会在那几天莫名其妙地受潮,躺下去让你觉得浑身不舒服。再加上寒流、冷空气频频的到 访,让我这个住惯了有暖气的北方人,这个时候,会情不自禁的怀念家乡,怀念那个春雨贵如油的地方,怀念那个进了屋子就不用再穿棉衣的地方。

榕城的春天虽然雨水多,但闲暇时,寻一个不下雨的日子去江滨走走,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。

站在略有轻寒的堤坝上极目远眺,一幅山水相互交映的水墨画在你眼前徐徐展开,远处青山如黛、近处楼宇氤氲包围。一蕴水意,一抹山色,一缕清雅,淡然的 铺展在草长莺飞的二月天。撩开薄雾遮挡的纱帘,放眼周遭,草间树丛,各种花姹紫嫣红、争奇斗艳。樱花园内,繁樱如锦,红白交织,朵朵娇嫩,朵朵动人。路边 的梨花,在烟云飘渺中带着点点轻愁,娇羞妩媚、仪态万方。那洁白的颜色、那精美的妆容不仅让我想起家乡的冬雪,也让我想起杨贵妃那梨花带雨般的娇美。草地 旁白的、紫的玉兰,也随枝头绽放。她们虽不像桃花那样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却在这水墨如烟中,彰显出一份冰清玉洁般的高贵典雅。

我们常说“红花还得绿叶扶”,可这樱花、桃花、梨花、玉兰花都抢在绿叶发出来之前,就傲然地怒放,任凭杜鹃、迎春花怎样一团团、一簇簇展示自己。他们也不把报春使者身份让一让。

走在曲折幽静小路上,随处可见的芭蕉林、竹林,还有些叫不上名字的这种、那种树,被连日来的雨水洗的一尘不染,真可用“苍翠欲滴”来形容。江水旁的柳 枝也不示弱,丝丝缕缕,在微风中尽显婀娜的身姿。让你不由得想起“拂堤杨柳醉春烟”的诗句。花草树木倒映在池水里,小鱼儿也不甘寂寞赶来凑热闹,不停的在 波光花影间穿梭嬉戏。树林里的鸟儿再也呆不住了,斜风细雨里一直啁啾、呢喃。在这样的画意中吟一段春花烂漫,听一曲雨碎江南,若不是两旁高大的楼群,你真 恍惚走进了世外桃源,醉心其间。

在廊桥上驻足扶栏,看恬静、优雅的一江春水缓缓流过,看唱晚的渔舟,随波轻轻摇荡,看隐隐约约,迷迷离离中的水云间。我想这大概就是白居易《忆江南》中描绘的画面。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?”

我想榕城美,美就美在这唐诗宋词里。美就美在这潺潺流水里。美就美在这丝丝春雨里。美就美在这浓浓的绿色,娇艳的花朵里。

今夜,心里泛起了些许兴奋的同时,又隐约的感到了丝丝缕缕的惆怅:榕城的绵绵小雨一如往昔,榕城的染柳烟浓日渐强烈,而我更想知道故乡的那场大雪是否已经停歇?故乡的枝头是否泛起了鹅黄?故乡的亲人是否依旧如昨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estwz.com/archives/213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最文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